South酱

过节

OOC

非常OOC


紧急刹车

以上


杨九郎看着眼前身形瘦削的人,不由得摇了摇头。

是外链


随手小段子

完完全全OOC

杨九郎把轮椅推到幕后,让张云雷一只手牢牢搭在自己肩膀上,然后从他腿底下一抄,就把张云雷抱了起来,稳稳当当放在了休息室的沙发上,又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了张云雷,自己这才扯开大褂上的口子,点了根烟,忽闪忽闪地用大褂领子扇着风。
张云雷抬头看看杨九郎阴沉的快要拧出水来的脸,连忙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一眼一眼偷偷瞄着九郎。
“九郎……你别生气了……”
“不生气?您都这样了推着轮椅上台他们跟那乐什么呢?”
“他们……他们来德云社听相声可不就是找乐来的吗……”张云雷眼中的光彩黯了黯。
“找乐?有包袱再乐不行是怎么着?”杨九郎看着张云雷的表情,又心疼又生气。
张云雷索性把脸埋在胳膊里,闷声道,“嗨,大家都是...

修罗场就是人间悲剧 能在自家西皮tag里嗑修罗场嗑得美滋滋的人一定不是■■■■■

随手小段子

“我说,咱俩在一块儿吧。”张云雷躺在沙发上,一边儿用手来回捋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儿说。
“祖宗,您不觉得您这想法太空想主义了吗?你家,我家,哪边儿能同意。咱俩都不小了。”杨九郎点了根儿烟。
张云雷横了他一眼,用胳膊半撑起身子,“哎我说杨九郎,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劲啊?我多大?满打满算二十出头,你多大?离三张儿还远着呢,怎么叫不小了?也就那儿不小了。”说完又赌气似的躺下了。“我就问你,你喜欢我吗?”
“喜欢。”
“那他妈不就完了吗?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怎么他妈就不能在一块儿啊?”张云雷气得慢悠悠窜起来一把把杨九郎拉住了,不由分说就亲了上去,边亲边解杨九郎衬衫上人模狗样的纽扣。“这还不能在一块儿啊?这他妈还不是...

锁骨

相叶打开家门的时候,二宫喝着啤酒看着相叶的月九。
“我回来了——”
“喔——”二宫砸吧砸吧嘴,“相叶氏——过来——”
“诶?”相叶正在换家居服。
二宫索性拎着啤酒罐子走到了相叶身边,把相叶推到墙角,按了按他锁骨附近的肌肤,相叶缩了一下,锁骨处便有深深的沟壑。
“不准动哦——”二宫坏心眼地笑了,然后在他锁骨处的沟壑里倒上了一点点冰凉的啤酒,趁着啤酒还没洒出来,便用猫唇吻了上去,舌头轻轻一转,吮掉了随着体温微微变暖的啤酒。
“哇——果然好喝哦!”

狐仙与小道士⑥

杨九郎X张云雷
有私设,有狐仙人设但(尽量)不会撞梗
OOC
希望他俩三宝顺顺利利健健康康

吃完了面和烧鸡,又灌了两大壶茶溜缝儿,一行三人这才往城外走,德云观就在这个城镇身后的小山里。
到了德云观门口,杨九郎顿时就呆住了。平日印象里,道观也好寺庙也好,都是清幽之地,可这个德云观却不一样,红色的外墙,暗赭色的瓦,雕梁画栋的建筑处处都是富丽堂皇。唯一能辨别这不是个戏楼而是个道馆的,就是门口一块牌匾,最可气的就是这块牌匾,别的道馆都是白底黑字简简单单,这儿可倒好,乌木的底儿,铜金的三个笔走龙蛇的大字“德云观”,处处透着“有钱”。
“这什么情况啊……诶小花儿,你们这到底是道观还是戏楼啊?”杨九郎一脸迷茫。
“...

天鹅


OOC
完全不知所云

二宫和也被浴室里的水声吵醒。他伸出手摸到床头柜默默充电的手机,【01:17】
“又到这么晚吗……”二宫喃喃道。他翻了身等着相叶回来,想要聊几句再睡,但是他好像刚刚开始洗的样子,等了半天也没有听到水声结束。
二宫索性掀被下床,光脚走到浴室。他推开了门,看见相叶正低头冲着黑发上的细腻的白色泡沫。剃得规整的后颈就这么呈现在眼前。平时由于身高差,二宫很难看到相叶的后颈。
他走上前,拉开淋浴房的门,牢牢地从身后抱住了相叶。
相叶一顿,然后关上了水龙头,甩甩手上的泡沫,十指相扣地握住了二宫的手。
“这么抱我你的睡衣会湿透哦,”相叶哑哑地笑着,“没关系吗?”
二宫只用额前的刘海蹭蹭相叶的背,表示并不...

不愿意写就别写 我家不缺

JINGCHA:

占用tag说一点话。看文的时候点进一个作者的主页然后看到这样一段话。我实在忍不住,我觉得不求你要多喜欢这对西皮,不求你非要只喜欢这对西皮,但是写文之前最重要的还是把人品调整好吧。竹马家也没有缺写手到这个地步。
如果是一边写这个西皮,一边把这个西皮说成下品的作者,不好意思,我不仅不想看,而且希望你永远不要写。不知道这样的人把“同人文”当成了什么。之前也有那种打竹马tag然后写一篇竹马文,最后再贬低一遍竹马的,这种行为,我只觉得恶心,而不是稀罕你的文章。
我觉得看同人和写同人,都是建立在对这对真人西皮的喜欢上的。不然建议大家去看原创耽美,建议写手去...

おやすみ

短打
OOC
爬到九辫去吸了个爽,现在缓慢复健中

二宫搬到相叶家跟他一起生活也是最近的事,之前两个人商量好要给尊重对方,给彼此留有个人的隐私空间,除了外出约会之外每周还有固定的家庭约会日,说白了就是来相叶家两个人一起做做饭打打游戏之类的简单二人生活。

那天二宫照例来到了相叶家,换好居家服之后就窝在沙发上盘着腿捧着pad打游戏,相叶则一直在围着水池洗菜。

“makki——你洗好菜切好菜就来请我!庖丁王子用来切菜就够了!做饭当然还是要靠本大厨。”

“好哦佐佐木大厨,我一定不会跟你客气的哦!”

二宫打了好几盘智龙迷城,转珠转到恨不得把屏幕都搓热,也没有等到相叶喊自己去一展身手。放下pad,背着手就晃进了厨房。...

狐仙与小道士⑤

杨九郎X张云雷
有私设,有狐仙人设但不会撞梗
OOC

之前没更新是因为本命出新单了,为了ALL碟去挣钱了。

缓慢复健。
以上

    两人打点好行囊,带着九郎母亲给的盘缠,就上了路。按照莲花童子说的,先出城,往东走六百里,再往南走三百里。两个人都是岁数不大的小孩儿,虽然已经算得上是少年了,但是终究是没有自己出门闯荡过的小孩儿。

         莲花童子就坐在九郎的肩头,穿着跟张云雷差不多但是不知道小了多少号的藕色大褂,光着小脚丫,腿一晃一晃的。而杨九郎和张艳蕾为...

© South酱 | Powered by LOFTER